归 家

2013-11-10 微信:dahao-dahao

-悼念Gary Wang

记-今天有外地朋友来沪,带其去spin,偶然发现墙面上Gary的画像上框,店内最近新品海报上出现Gary Wang(1950-2013)的字样,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再询问曾在Spin工作过的朋友最终得知王国屏先生因病离世的消息。

因为没有机会,每次去spin都是看Gary Wang(王国屏)先生挂在墙上的画像,却素未谋面,了解不多,这篇仅做作为王先生关注者表达对其敬仰的纪念文章。Spin里面最喜欢Gary的作品,仔细观看其作品仿佛能够看到作者的面貌浮现眼前,透过其作品,能够感受到Gary的品性和性格。Gary的作品融合了传统的供料工艺与现代设计理念,雅致细腻,作品透露出来的气质能够透彻心扉,让心平静下来。Gary的作品从现代设计角度的功能创新和实用的简约精炼是西式的,却通过线条和造型融入东方文人特有的闲情逸致,这种融合是审美层面中西的融合,是哲学意境的融合,浑然天成。每次去spin我都会仔细把玩其作品,轻盈雅致,就像厨师向我们呈现出来的菜品一样,品尝的时候是甜,是酸,是温,是柔都能够通过手感和触摸感受出来,真的是很奇妙的感觉。

Gary祖籍是江苏宜兴,好像注定命中与陶瓷有缘,在美国生活了多年之后到了随好友来到上海一起做spin的陶瓷设计,之前他的职业是室内设计与以及布艺、壁纸的设计,自己也没有想到终来会回到中国来做陶瓷设计这件事,当然Gary与Spin创始人郭老师在景德镇经历的种种,各种机缘巧合,依托于景德镇的陶瓷生产资源的这项事业也有其发生的必然性。浓厚的文人情怀和对于传统陶瓷的热爱融合本身的现代设计理念,让我们有幸在店里能够看到这样兼具东方人文情怀和审美的现代家用设计精品呈现。

在Gary生病最后的几年里,spin的陶瓷产品线风格已经逐步形成并且稳定,Gary开始尝试在产品线增加一些紫砂陶类的设计品,对于故乡宜兴的这份情,也许通过这样的方式是最好的回归。

本篇内容部分参考自2010年《享受陶瓷手工的乐趣》-乐活都市 Nancy文稿,下面再次摘录文中Gary的对话片段:

*“没摸过泥巴,所有的技术都要从头研究,要问那些景德镇的老师傅。”Gary说,当时的景德镇虽然技术扎实,但观念是封闭的,Spin想要的东西,对于那些老厂来说完全无法了解,甚至是被当作笑话的。

*“就是从一点点沟通尝试开始,其实我们自己也在学。”他们从当地的陶艺学院找学生,培养自己的设计师;跟工厂建立固定的关系,慢慢融合适应;每年请工人到上海的旗舰店来看,在自家的料理店通过“使用”,感受食物与“器”之间的关系,了解Spin所寻找认同的审美;又请最有经验的师傅做技术支持,渐渐形成了如今的格局。

*“我们想做‘简单’、但绝不是粗糙。”Gary说,越是造型色彩简单的瓷器越是难做,因为容不得一点瑕疵,那些画得满满的,其实是可以隐藏掉很多缺陷的。Spin的大部分产品都在吴泾的工厂,经由设计师们手工开模、调釉、塑形、烧制、慢慢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之后才送到景德镇的工厂里让工人们做。这里更似一个“实验基地”,因为人不多,所以更能形成一种开放式的相互碰撞,Gary跟团队里的设计师们最常说的便是,“God is in the Details”。

*“我很安于做一个设计师,从来都没想要成为什么‘艺术家’。这三个字其实挺可怕的。”Gary期望不要成为“艺术品”而创作的,而是希望每一件都能出现在合适的地方,能够被人使用。

*“如果重来一遍,我大概还是会这样过吧。我已经做了我想做也喜欢的事情,蛮好。”Gary经历了一场大病之后说。

*“有时候是刻意在避开一些跟潮流贴得太近的东西。Spin的器皿也是,其实你很难说它到底是属于西方还是东方,到底是古典还是现代。”

“退后一点,反而能看得清楚一点。也没有什么‘必须’的压力,必须做多少件设计,必须要完成怎样的销量,必须这必须那。”

*“我一直都在想着,几时心有余力的时候,能来一次民窑之旅。再去全国各地看看,还有哪些老窑老厂房还在生产,是不是能把那种好的技术运用起来,变成可以被现代生活接受的东西。这是值得花时间去做的。”

1263002804_93767800.jpg 

Gary在工作室 

L1030137_meitu_1.jpg

Spin陶瓷店Gary作品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这里了解我们做过的产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