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创意人-陈福荣

2015-01-26 微信:dahao-dahao

sdf.jpg

说到闽南人,会给人留下敢闯,敢拼,性格刚毅又重乡情的性格印象,陈福荣就是这样一位典型的闽南人个性,而且又是设计师出身,热爱手工艺和艺术,作为优秀的同路人,也是在大好网站写这一篇的初衷。

陈福荣在上海读大学,师从丁乙。从在校开始就不断以展览与项目的方式,探索与扩展艺术与设计之间的可能性。2013年陈福荣发起“锤子与庄子”计划,与伙伴驱车13458公里,探访一系列“边缘创作人”并构成上海艺术设计双年展的一个部分。被采访的对象多来自农村,可天生就有天马行空的创意或者艺术化的理想,陈福荣在展览介绍的文章中写到:

这些人,都有一些共同的特质。他们不懂主流文化艺术修养之中的审美,但却能创造出天马行空的作品;他们也不懂专业领域中的设计思想,所以能用独特的角度去研究发明。我觉得他们都活得像庄子。庄子的世界就是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生活模式,发现自我,让自我完整饱满。而现在的人觉得残缺、焦虑,总觉得自己被时代抛弃,总害怕自己被主流屏蔽在外。其实我们很需要“自在”。

“锤子与庄子”项目视频花絮,英文为Metaphysics“形而上” | 福荣和他的小伙伴们开着面包车全国各地去寻找那些身在农村却有着天马行空想法的发明家、艺术家,做视频短片,以及带回他们部分作品做展览的方式让人们了解到他们的故事和精神。
film © OldfishFilm | 参与人:陈福荣、新桥、邹志铭

而项目之外,陈福荣也是喜欢按照让自己“自在”的方式来做事,每当遇到触动内心的事情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毫不犹豫,去实现自己的想法。从“锤子与庄子”项目到去年初创建自己的WUU家居设计品牌,并参与《HOMELAND家园》杂志的“手艺新生”项目,与福州当地金工作坊合作,想做的事情都去做了,哪怕是“边缘的项目”,“边缘的人“,很多时候在做很少人做的事情时,还能保持初心和激情,坚定信念把事情做好,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钦佩。而这种特立独行,不跟随的态度也是目前国内手工艺设计行业比较缺少的,当大多数人成立工作室,自设自产自销,迎合市场需求走上设计商业道路的时候,陈福荣却定位于设计实验和研究,不但做设计,还参与很多艺术层面以及手工艺材料实验实践项目。如果说到WUU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则是其重视品牌的整体呈现,从设计本身的深度到产品图片、短片拍摄以及文案,每一步都尽全力达到极致。这里面有他个性使然,也有他形而上乌托邦式的理想-做真正可以和国际家居品牌媲美的家居品牌,不付出点努力是有难度的,而这背后的艰辛想必只有他和团队自己知道,这种设计定位的深度和方向注定这是一条比较漫长的路线,不会像定位大众审美设计商业模式那样短期可以获得盈利,但是却是设计师追求的东西,手工艺与现代设计,东方与西方,商业与市场,中间的权衡和把握,作为设计师需要实践和摸索的东西实在太多,我想从“锤子与庄子”项目开始,陈福荣就走在自我理想实现验证的道路上,无论周围的环境怎么样,理想和梦想还是要有的,就像那些“边缘创作人”一样,或许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是有个好的念想就要去行动,别人的认可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带着自己理想的影子,这也许正是当初福荣发起“锤子与庄子”项目的初衷吧!

半侧宽_meitu_2.jpg

早期设计作品BO,用PA粉末通过激光烧结技术来表现“声音的形状”,一种连绵起伏,不断扩张的造型。

7_meitu_3.jpg
5_meitu_4.jpg

毕业设计作品 KONG LIGHT China International 上海设计博览会金奖 MILAN DESIGN WEEK 2013 米兰设计周2013

IMG_24231_meitu_6.jpg
IMG_2263_meitu_5.jpg

Terra 水泥质感手机壳 | 在 Terra 手机背壳的生产中,WUU 采用了自主研发的新型水泥材料,并加入矿石,使这款手机背壳在1mm的超薄厚度下不仅呈现材料本身的强大韧性,同时展现着不可预测的粗粝质感与美妙肌理。

屏幕快照-2015-01-26-下午3.57.46.jpg

2014年初,福荣创办自己的家居品牌-WUU至物,致力于适合现代生活方式的物品创造。就像福荣自己说的,做设计研究,材料实验,实现材质、形式、功能、美学、价格等各方面来综合考量设计,而作为初创品牌,最难的就是设计度的把控,如果太过于商业就很难跳脱出来,太过于设计又是自己给自己挖坑。福荣之前是学习综合设计,有些偏向艺术方向,这就让其设计作品有了自己独特的味道,在材料、机构、搭配组合方面会更有张力。

2_meitu_9.jpg

film © OldfishFilm

Light X 工作吊灯

WUU选择了未来感极强的整块金属铝,并对其进行电脑数控CNC技术 ( 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 ) 铣涤加工,雕琢成浑然一体的造型。独家研制极具雕塑感的45°旋钮开关,在“+”与“×”符号间展现趣味。

4_meitu_10.jpg
5_meitu_11.jpg
6_meitu_12.jpg

7_meitu_7.jpg

HEXA 桌面系统

桌面系统的灵感来自于几何点、线、面的结合、变化与延续 。WUU在可以无限延伸的六边形结构中,加入点状凹槽、线状凹槽以及整面凹槽,使之成为可收纳办公桌面大部分小物件的开放系统。

2_meitu_8.jpg
1_meitu_1.jpg

1-封面_meitu_13.jpg

Symmetry 工具组 | 参与“手艺新生”项目作品

这是一次脱离传统剪具‘原型’的尝试,把现代技术工艺与传统精湛手艺结合,希望从这组作品中既能感受到 手艺的珍贵,也可以体会工业化的优势。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重新设定剪刀的结构并将其参数化,最终调整至适合模具铸打,并引入老手艺作为完成这组作品的后期工艺。 以这样的方式实现了一组符合当下审美的工具的同时,也保证它们能够适应半工业化生产,老手艺仍作为其中重要环节存在。”

2.模型_meitu_14.jpg

4,上机台,线切割_meitu_21.jpg

7,剪刀师傅研究_meitu_18.jpg

DSC_6697_meitu_19.jpg

15_meitu_20.jpg

ss.jpg
ss2.jpg
ss3.jpg


采访问答部分:

Q:初看到『WUU至物』觉得很惊奇,从策划、设计到后期都做得很棒,背后肯定有一个优秀的团队在运作。能否介绍一下你自己和团队成员(或者合作成员),以及之间的合作形式?

谢谢。其实团队很精简,真正意义上只有3个人。我负责WUU的整体规划并主导产品的研发设计;另外一位伙伴志铭负责材料研究、模型实现和工厂监管;还有一名强大的美女助理负责电脑端的产品模型实现以及各种日常问题的处理。此外我很重视品牌的整体呈现,从产品图片、短片拍摄到文案,身边都有非常专业的朋友一起合作完成。

Q:了解到你在大学读书时学习的是综合设计专业,现在却是在做产品设计,毕业设计也是做的产品吧?能否介绍这背后的故事?

我个人认为“综合设计专业”更接近于我们现在所讲的“艺术与设计专业”,它教会我以对待艺术的方式对待设计的细节,也提升了我的整体思维。一直以来我对于空间纬度比较敏感,所以渐渐开始偏向产品设计的方向。我的毕业设计作品KONG是一系列介于现实与非现实之间意境的灯具,脱离经验、脱离原型是这个作品诞生的原因。当时我对于设计的认知不仅仅是制造出一件产品,设计对于我更多是个人情绪、价值观、美学、功能与设计观念的综合。当时带我的老师丁乙、刘毅、张周捷,到现在我一有想法仍会持续地与他们沟通探讨。做产品设计给我最大的乐趣,是能够将概念、想法最终落实在三维空间,这样的过程很振奋。也是因为这样,去年我决定成立WUU,实现自己能够专一做产品设计的想法。

Q:毕业后你没有去工作,而是发起一个叫做“锤子与庄子“的公益项目,能否简单介绍一下?

我和志铭从高中就认识,后来有次偶然发现志铭的爷爷邹合文打发时间雕刻的那些小玩偶,天马行空的想象让我惊讶,我一开始想为爷爷做独立展览。后来借由2013年上海艺术设计双年展的契机,丁乙老师建议并支持我们将项目延展到了7位创作人。我和负责拍摄短片的新桥、刚刚毕业的志铭一起,开着面包车从厦门出发一路到达中朝边界,往返总共13458公里,寻找那些不为人所知的边缘创作人,通过文字、影像记录他们,并将他们的作品带到了上海艺术设计展以及之后厦门的“锤子与庄子”展览。我们寻找的这些边缘创作人里,断臂的孙吉发为自己设计制造机械手,并为300多为残疾人量身设计、制造缺失的身体部位;还有在监狱中十几年研究风力电车的唐振平,在偏远的山谷村庄研究机械大象的苏道成,在河北香河公路边架起极具未来感的救生舱研究基地的农民刘起元等等,他们都在做一些别人理解不了,却也不需要别人理解的事情。这种边缘性,就像庄子的生活一样,独孤且自在、完整。我觉得在中国现代的语境下他们显得弥足珍贵。完成这个项目对我有很大的影响,让我更明确自己所要做的事情,以及它的方向、方式。后来和我一起完成这个项目的志铭成了WUU工作室的搭档,新桥则为我们的产品拍摄了两支短片。

Q:去年《HOMELAND家园》杂志发起“手艺新生”项目,让设计师与工艺师傅合作,在『WUU至物』创办初期应该很忙,怎么想到要参加这个项目?合作过程可以详细介绍一下吗?

2014年7月刊《HOMELAND家园》采访过我,当时封面主题“‘无用’的想象力”中所呈现的,就是“锤子与庄子”计划。去年接受《HOMELAND家园》的采访时,得知这个项目正要启动,就很感兴趣,我觉得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尝试让新技术与手艺结合从而产生全新的结果。而且我对材料工艺一直很着迷,每次了解到新的工艺,就像脑海里打开全新的通道,感觉超级酷。对于WUU的初期方向来说,也是一件值得探索的项目,所以我便参与进来。作为一个本土杂志,《HOMELAND家园》发起项目的时候,选择了6种对福州人生活记忆有意义的传统手艺,其中福剪是一种传统而精悍的金工,它让我很期待能够在新的生产方式下与传统的手艺建立巧妙的衔接,让两者自然融为一体。

“手艺新生”的项目持续了三个月,设计师需要跟着老手艺人学习手艺,并实现后期的合作。所以我在第一、二个月的时间里跟着郑兴利剪刀铺的手艺人了解了剪刀的制作工艺,后期便是产品概念的建立、与师傅探讨可能性以及实际实现作品。

Q:如何看待传统手工艺与现代设计之间的关系?自己在实践和探索中有什么不一样的经验体会呢?

手艺人专注于手上功夫,心性平和淳朴。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技艺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手艺是他们的日常生活、日常工作,是再日常不过的人生中的一部分。但同时,对于手艺本身他们又很自信,他们天天都上工的手,已经磨练到潜意识中都能够确定什么样的细节是对的,什么细节不应该出现。这也是现在很多人所达不到的境界。

但社会在不断演变,有旧的东西消失,也有新的技术出现。很多老手艺消失是因为它不再适应现代的生活方式与生活习惯,无法与当下人们使用物件的方式同步,所以慢慢变成古董、工艺品,变成只是拿出来展示的一门工艺。新的设计,不仅仅是在产品功能、造型上进行再设计,而是为老手艺寻找到适合时代的存在方式。

Q:对于『WUU至物』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规划?设计与商业层面。

我一直觉得,好的设计产品,普通人就会觉得它很好,而不需要去翻产品目录阅读那些文字后才觉得:“原来这件产品背后蕴含着这样的思想啊,这个产品真不错!”我看到的好设计中,有一些趣味十足且轻松、一目了然,有一些美得让人五体投地,有的则在使用体验上让人无法忽视。在我看来,它们能够对 “真正使用在当下”这件事情做出很好的回答。这也是WUU想做的。

WUU是一个年轻的品牌,未来还会保持这种年轻,用令人愉悦的方式注重现代美学(非传统),注重当下的使用方式与体验,也重视设计的全部流程与新材料研究。

目前WUU正在铺建销售平台与渠道,很快线上、线下都可以购买我们的产品。

Reference:

*WUU至物工作室官网 | 微博
*OldfishFilm影像工作室优酷 | 微博
*文中图片摄影师:许晓东、新桥、朱岚清、邹训楷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这里了解我们做过的产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