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着艺术的金饭碗

b_large_YS58_15f40000aebf2d0f.jpg

文/ 李铁映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名誉会长

   
 工艺美术产业有自己的特点,就是产品具有独特性。工艺品中的高端产品就是阳春白雪、具有收藏价值的 艺术品,低端就是一般工艺品、礼品、旅游品。现在是高低端两头都要抓,这是利用产业调整机遇发展自己。商品必然要美化、美术必然要商品化、社会必然要美 化、美术必然要进入社会生活的交往当中。社会对我们这个行业的价值还没有认识到,所以我们要拿出东西来给社会认识,不要捧着灿烂辉煌的艺术金饭碗要饭吃。

•••阅读全文•••

PEGA D&E 做了什麼?

PEGA是台湾著名公司华硕的设计部,近几年来凭借着华硕巨大的科技实力开始进军国际设计界。可能大家对台湾的一些设计公司目前的发展状况不是很了解,这里我从PEGA入手看看他们最近几年在做什么,也可让我们大陆的设计师有学习借鉴的地方。

获奖--一个优秀的设计公司当然是国际大奖的经常光顾者 

b_large_brVf_274a000031e72d0d.jpg

华硕的强项是笔记本,所以获奖当中绝大部分是笔记本的设计和手机

其次PEGA在估计商业化的设计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创意前沿性的尝试以及跨领域的设计出现,同时也起到了提升华硕的口碑。 

•••阅读全文•••

学者王世襄

 文--马未都

十一月二十八日,王世襄先生驾鹤西去,回归道山。虽知这一天早晚会来到,但看到朋友发来的短信噩耗,仍独自发呆,半天没愣过神来。

    王世襄先生已九十五高龄,福建人,但说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走在街上就是一个北京老头。一直到前些年,老爷子走到哪儿都爱拎着一个自己编织的提篮,任谁也看不出他是大学者,完全一副老北京的派头。

    王先生出身望族,父母两系皆为权门。前些年社会都很穷的时候,他嘴里常常冒出让我听着都瞠目结舌的事情,他说早年他读燕京大学(今北大)的时候,由于离家远,家里在学校旁为他租了个大院子,有中西厨子伺候,想吃中餐吃中餐,想吃西餐吃西餐。就这样,他还不好好读书,尽干养狗捉獾放鹰逮猫(兔子)之事了。所以他特瞧不起当时满街流行骑摩托车的小年轻,一见街上风驰电掣呼啸而过的摩托就说,这比骑马架鹰可土多了。

    我和王先生认识是因为明式家具。那时王先生还住在北京东城区芳嘉园胡同一座深宅大院内,可惜此院今已不存,拆光盖了高楼。要不然可以建个名人故居,让喜欢明式家具的人有个凭吊之处,看看大家当年的生活状态。

    那座大院是王家的祖产,可以隐约看出王家当年的风光。我第一次踏进王家大院时是一个晚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摸黑如同盲人。王先生住在内院尽东头的两间,其它房间均已被外人所占,自己住的这两间,房矮屋深,还有些潮湿阴冷。王先生披着一件棉袄,笑容可掬,让我坐在他那些名贵的明式家具上。我那时年轻,刚刚着迷古家具,没个深浅,这摸摸那弄弄的,也不知王先生心里是否烦。

•••阅读全文•••

好的设计总是显得过于小众,?

最近读了苗炜写的《为什么一些好的设计总显得过于小众》一文,文中提到“原研哉在《设计中的设计》一书中强调,如果我们周围的产品能精心而美妙,那么它就会将人们的审美趣味往正数上提升,如果我们周围的产品烂糟糟的,那么人们的审美趣味就会往负数上走。如果用这样的标准来审视我们的消费市场,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些好的设计总显得过于小众。但是,观看那些有才华的设计师在干什么,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是一种最深刻的嘉奖。“创意并不是要让人惊异它崭新的形式和素材,而应该让人惊异于它居然来自看似平凡的日常生活。”在物欲的时代,生活的品质在于,时刻将我们的审美趣味往上提升。”

其实我就想到前面时常有人说道的一句话,“如果你不是经常遇到挫折,这表明你做的事情没有很大的创新性。”其实我觉得这个可以用简单的语句来概括,就是任何一个新的事物或者创新或者新制度的产生势必会在开头阶段遭遇到很大的挫折,因为你的事情是对过去一种事物或者制度的革新,会遭到“旧的思想和拥护者”的强烈反对,而从一个设计师的层面来讲我觉得就是充实自己的大脑,明确自己所做的创新或者设计是对的,是正确的,这个是一个基本的前提,然后就是专一和坚持,把自己的创新或者设计不断完善,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才能冲破“旧势力”对你的重重阻隔,最后让人们接受你的设计或者思想是进步的是正确的,是能够带给人们生活上的提升的。当然在整个社会的范围内,我们旁观者或许应该学会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和宽容来理解和接受一些来自设计师新颖的设计和思想,整个社会和文化精神上的进步不就是在这一轮又一轮的更替中发展吗?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