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设计的演变和力量

 

  在余奉祖的记忆中,香港设计界自60年代初至今已有四代人材:
  第一代:王无邪、石汉瑞、靳埭强(专访)、施养德、高文安(专访)、周志波、张树新、郭乐山……
  第二代:韩秉华、陈幼坚、余奉祖、蔡启仁、林衍堂、欧贤浩、何中强、邓昭莹、洪约瑟、冯永基、朱家鼎……
  第三代:李永铨、陈超宏、刘小康(专访) 、蔡楚圣、黄炳培、余志光、欧德诚、吴秋全、易达华、叶智荣、彭志江、陈瑞麟、施家礼、黄安、何宗宪、赖维钧、卢永强、陈华雄、林席贤、陈耀堂、周素卿、刘绍增、KINSON CHAN……
  第四代:林伟雄、JAVIN MO、麦雅端、高少康、古文裕、郑永仪…… (人名众多,不能尽录)
  香港设计界就是由这四代人材组成,而香港的设计事业,亦是由他们把着关,坚如钢壁,不易冲破,无论前辈或后辈都是朝着同一方向勇往直前,永不停步,要让本港与内地的设计师一同携手,发光、发亮、冲向世界!!

•••阅读全文•••

古代文房四宝“中国式”美学

b_large_ewJ5_25570007593c2d0e.jpg

乾隆皇帝至爱的文房四宝,形态色泽都是极品 

      这个是日本NHK电视台大概在10年前拍摄的关于故宫至宝的纪录片,拍摄采用了高清格式,而且大部分收录的内容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使我们有幸看到中国代表着最高工艺美学的文房四宝。大众都在强调中国文化的传承,以及怎么把传统的文化应用到设计之中等等的话题。其实我觉得这个对于个人来讲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中国的美学或者哲学就是一个混沌的“圆形”,它不像西方思想那样强调论据,科学等等条理清晰的逻辑。而我觉得传统的美学也是同样,没必要过分去分说,而是要去体验,要多“养眼”。看的东西多了,自然“可遇”。在古代,文人们也是非常追求精致美丽的器物,物品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物品都可以反应一个时代或者社会的生活的品质。

•••阅读全文•••

设计草图展-在巴黎展出

b_large_cZeD_15d30001c47b2d10.jpg

ronan and erwan bouroullec, ballpoint pen drawing on paper, 2005

les art decoratifs在巴黎目前举办的 'dessiner le design' 是一个设计大师草图展,汇聚了当今世界超过12个优秀产品设计师的草图作品。这些草图反应出了他们设计工作和生活中的设计记录和历程,同时草图本身也是一种设计生活的艺术化表达方式。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电脑可以模拟出非常复杂的图形,这在某些程度上具有非常大的优势,而手绘草图却承载的不仅仅是这些,而是一种更多元化的设计与情感表达,这是计算机模拟图形无可比拟的。les art decoratifs还为这次展览专门制作了一个册子,里面有所有的作品。最多介绍的是法国的ronan and erwan bouroullec。

•••阅读全文•••

大学能培养大师吗?

作者: 吾民

     人们普遍质疑在大学的重点建设热潮中,只见大楼起,不见大师出。殊不知梅贻琦的大学有大师,所指是要聘请好的师资,而从未赋予大学以培养大师的责任
“大学与大师”,已成流行小说的题目,讨论这样的议题,难免流俗。不过,本篇立意并非谈论大学如何培养大师或为何还没有培养出大师,反而想深究一下大学怎么会与大师扯上关系以及如何扯上关系,其中有多少误解和扭曲。
      将大学与大师联系到一起,肇始者应是梅贻琦。1931年底,他由清华留美学生监督回国就任清华大学校长,在就职演说中,为了强调一个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全在于有没有好教授,仿孟子故国说,提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此说当时未必引起广泛反响,而近年来却反复征引,到处流传,作为大学教育今不如昔的铁证。可是不知不觉间,意思有了不小的改变。人们普遍质疑在大学的重点建设热潮中,只见大楼起,不见大师出。殊不知梅贻琦的大学有大师,所指是要聘请好的师资,而从未赋予大学以培养大师的责任。在梅贻琦说那番话的时代,大学不要说培养大师,连能否出真学问,在堪称大师的章太炎等人看来,也还大成问题。学问之事,在野则盛,在朝则衰,而近代中国的大学,官办(国立省立)者无非庙堂之学,私立者大行妾侍之道。况且大学不过是人生中的学习阶段,即使拿到博士学位 (民国时期还没有),至多只是奠定基础,就算潜质优越,前程无限,距离大师也还相当遥远。所以梅贻琦自己说办大学的两个目的,一是研究学术,二是造就人才,这是合情合理之论。若提出要培养大师,便成妄言。
      此说从梅贻琦长校的清华大学本身就能找到见证。清华开办国学研究院,从全国各处招收来的学生大都已经学有所成,相对于刚刚升大的清华本科生,功力不止深了一层,又得到几位名师的亲炙,足以成家者甚多,帮助清华大学一举摘掉无学的恶名。可是不要说毕业之际,就算功成名就之时,其中有哪一位敢以大师自居?国学院出身的姜亮夫就承认,直到晚年,他还是不懂陈寅恪当年所讲的内容。后来陈寅恪继续任教于清华大学的历史、国文两系,其在历史系开设的课程,因为程度太深,学生难以承受,不得不一再降低难度。让大学培养大师,多少有些天方夜谭的味道。时下一些名校的大师班,以及虽然没有贴上标签,却宣称以培养大师为宗旨的种种宏伟计划,若非自欺欺人,就是愚不可及,或是别有所图。翩然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口是心非,图的当然还是名利与权势。

•••阅读全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