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经典

“最美的中国活动”揭晓,本刊对获奖大师进行了逐一采访,这是一次面对经典之作的重新审视大师们的思考或总结或许能带给我们启示,或许能照工艺美的求索路。

《中华手工》,成就经典之作,需要什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王习三:我觉得成就经典需要深厚的艺术底蕴和丰富的综合素质,这样才能爆发出闪光点,所谓综合素质不光指艺术知识,还包括科技知识等。只有不断提高自己不断充电,也就是要学习再学习,才能不断创新。

应天齐:在这个信息多元的时代,成就经典必须耐得住寂寞。只有抵挡住诱惑,以修炼的心境去创作,才能成就艺术上的经典。同时外界的信息很重要,不然经典就是过时的经典,最好的作品一定是与时代息息相关的。

傅健:首先要从心底热爱这门艺术,所谓“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其次要有扎实的手工技艺;同时要解放自己的思想,学习百家之长;最后在创作题材上要有创作新意,要体现出时代的思想,把工艺水平提升到艺术的水准上。

陈仁海:我认为成就经典制作需要两个方面:就作者本身来讲,需要具有高超的艺术造诣与扎实的艺术功底,这是根本,但是仅仅这些还不够,还需要作者要有与时俱进的创新思维,就作品来讲,需要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能够引领时代潮流。我的建议是科学的看待艺术发展,好的作品更需要好的推广。如何推广才是成就经典的另一根本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张允苏:任大师已去世,但纵观她的艺术生涯,有三点原因成就了她在刺绣史上的辉煌:1,深厚的艺术功底,善于对生活的观察。2.对刺绣发自内心的热爱。3.即坚持传统工艺又不断创新,让刺绣艺术紧随时代发展。

黄卖九:坚持不懈的努力,永不止步的学习,开阔豁达的心境以及扎实浑厚的基本功,是成就经典的基本,是我眼里的“人和”。而天时地利人和和上天的眷顾,是所有经典作品不可或缺的元素,也是经典之作可遇不可求的缘由。

文乾刚:漆作品耗时很长,一件体量较大的作品往往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完成,一个高水平的雕刻技师,需要十多年的磨练才能担当重任,唯能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成就经典。

徐剑光:创造一件作品,用什么样的材料,什么样的工艺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需要的是一颗寻找美的心。这颗追求美好的心带着我们,一路披荆斩棘,变不可能为可能,创造出一件又一件感动人心的作品。能让站立在我们作品前的每一位观众,都能产生一种情感共鸣,这才是最大的成功。

蔡水况:成就经典之作实际上就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像火山爆发一样的能量释放过程,它是在技艺技巧和创作创新积累到一定程度的一种升华,是一种无我的良好心态下创作灵感与完美技巧交织下产生的结晶。我的建议是恒心和毅力必不可少,厚实的功底与创作灵感相辅相成,在时间的磨练中成就佳作。

何福礼:一件经典的作品需要好的创意,更需要精美的工艺与其相结合。而工艺需要年轻一代来传承,我非常欢迎高素质高学历的人才参与我们的手工艺,他们悟性高,有冲劲,能够更多的融入现代的思想和观念,学起来也特别快,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取得优异的成绩。

转自中华手工12期(原文为杂志上的文章,此篇为我一字一句打字而来,我觉得有收藏的意义)

捧着艺术的金饭碗

b_large_YS58_15f40000aebf2d0f.jpg

文/ 李铁映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名誉会长

   
 工艺美术产业有自己的特点,就是产品具有独特性。工艺品中的高端产品就是阳春白雪、具有收藏价值的 艺术品,低端就是一般工艺品、礼品、旅游品。现在是高低端两头都要抓,这是利用产业调整机遇发展自己。商品必然要美化、美术必然要商品化、社会必然要美 化、美术必然要进入社会生活的交往当中。社会对我们这个行业的价值还没有认识到,所以我们要拿出东西来给社会认识,不要捧着灿烂辉煌的艺术金饭碗要饭吃。

•••阅读全文•••

PEGA D&E 做了什麼?

PEGA是台湾著名公司华硕的设计部,近几年来凭借着华硕巨大的科技实力开始进军国际设计界。可能大家对台湾的一些设计公司目前的发展状况不是很了解,这里我从PEGA入手看看他们最近几年在做什么,也可让我们大陆的设计师有学习借鉴的地方。

获奖--一个优秀的设计公司当然是国际大奖的经常光顾者 

b_large_brVf_274a000031e72d0d.jpg

华硕的强项是笔记本,所以获奖当中绝大部分是笔记本的设计和手机

其次PEGA在估计商业化的设计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创意前沿性的尝试以及跨领域的设计出现,同时也起到了提升华硕的口碑。 

•••阅读全文•••

学者王世襄

 文--马未都

十一月二十八日,王世襄先生驾鹤西去,回归道山。虽知这一天早晚会来到,但看到朋友发来的短信噩耗,仍独自发呆,半天没愣过神来。

    王世襄先生已九十五高龄,福建人,但说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走在街上就是一个北京老头。一直到前些年,老爷子走到哪儿都爱拎着一个自己编织的提篮,任谁也看不出他是大学者,完全一副老北京的派头。

    王先生出身望族,父母两系皆为权门。前些年社会都很穷的时候,他嘴里常常冒出让我听着都瞠目结舌的事情,他说早年他读燕京大学(今北大)的时候,由于离家远,家里在学校旁为他租了个大院子,有中西厨子伺候,想吃中餐吃中餐,想吃西餐吃西餐。就这样,他还不好好读书,尽干养狗捉獾放鹰逮猫(兔子)之事了。所以他特瞧不起当时满街流行骑摩托车的小年轻,一见街上风驰电掣呼啸而过的摩托就说,这比骑马架鹰可土多了。

    我和王先生认识是因为明式家具。那时王先生还住在北京东城区芳嘉园胡同一座深宅大院内,可惜此院今已不存,拆光盖了高楼。要不然可以建个名人故居,让喜欢明式家具的人有个凭吊之处,看看大家当年的生活状态。

    那座大院是王家的祖产,可以隐约看出王家当年的风光。我第一次踏进王家大院时是一个晚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摸黑如同盲人。王先生住在内院尽东头的两间,其它房间均已被外人所占,自己住的这两间,房矮屋深,还有些潮湿阴冷。王先生披着一件棉袄,笑容可掬,让我坐在他那些名贵的明式家具上。我那时年轻,刚刚着迷古家具,没个深浅,这摸摸那弄弄的,也不知王先生心里是否烦。

•••阅读全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