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手工杂志 | 超级西藏刊文

2019-07-31 微信:dahao-dahao

撰文:墨团子


全长2900公里的雅鲁藏布江从青藏高原上奔腾而过。西藏,这片因地势而自然隔绝的神秘土地,孕育了独特的传统文化,潜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它是令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圣地”,亦是设计师取之不竭的宝库。

2016年,在距离西藏2880公里外的上海,刘云龙对西藏制作石锅的皂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想将这种 独特的石头开发成更加简约现代的产品。这个念头,开启了刘云龙和他的大好设计河山工作室的藏区之旅。

3年来,他们多次深入不同地域的藏区考察手工艺,了解当地藏民的生活习惯、文化习俗,期望在传承地域文化和自然可持续的前提下,打造出小批量手工生产但独具一格的家居礼品。而藏区地缘文化资源的独特性 和特有的手工生产合作社模式,让刘云龙意识到,设计师能够带来的改变并不只是产品本身。

他们通过实地调研,发掘藏区独特的手工艺与自然 材料;然后借助设计的力量增强藏区特色产品的普适性和通用性;接着将产品交由当地牧民生产合作社制作生 产,以此拉动当地就业;最终将产品售往全球市场。项目被刘云龙称为“超级西藏”,或许,它将开启认知西藏手工艺的另一个视角。


传统不会被轻易“打破”

s1.jpg

刘云龙的第一次进藏之旅并不顺利。连续暴雨导致预订的航班被迫取消,他不得不更换中转城市重新出发。意外不断 波折频出 ,但眼前的场景却让他的疲惫一扫而光— 高耸的雪山脚下是疯长的热带丛林,云气蒸腾的峡谷深处散落着木寨村落,周围芭蕉摇曳,竹林婆娑。

西藏林芝墨脱县,雅鲁藏布江进入印度阿萨姆平原前流经中国境内的最后一个县,也是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县里现有居民以门巴族和珞巴族为主,他们过着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原始生活。 不过,这里却拥有一种特殊的石料---皂石。

皂石,一般来自高海拔高寒的山区,形成需要独特的地质条件。皂石质地绵软,能够承受2 000°C高温。我国的皂石主要产地为雅鲁藏布江两岸斜坡的崖壁上。千百年来,当地的门巴族石匠会将悬崖上的皂石采集下来,雕凿成锅。 皂石锅具有传热快、不粘锅等优点,持续小火就能达到高压锅的效果,炖出的汤汁香浓可口、后味醇厚。在仅靠人力背夫与马驮运输的过去,石锅也是墨脱运出大山的唯一商品。

“第一轮设计方案可以说完全失败。”谈起曾经走过的弯路,刘云龙仍不胜唏嘘。按照方案制成的草样,尤其是小号矮锅,试用结果惨不忍睹。比如,皂石材料优良的热传导和积聚性会使 锅内汤汁更容易溢出。他和团队因此发现,锅内腔体的高度要求与普通的锅具并不一样。


“当地人通过千百年经验累积得出的石锅基础造型,如直径和高度比、盖子扣合结构等,本身就是最为合适的。”因而,刘云龙放弃了此前的方案,而是从现有的造型比例和结构入手,通过对直径、容量、盖子、把手和锅体侧面曲线的调整,做出了一款基于传统经验却超越传统的基本款皂石锅。


给予地域产品更多普适性


刘云龙很看好皂石锅,但这种锅具是否能够被现代厨房容纳呢?于是,他与团队反复研究现有藏式石锅的比例和盖合方式,并按照自己的想法制作了一个“全新”的两款不同高度的造型尝试。


看起来简单的锅形如果单纯做好看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是如果从锅具的使用功能、材料特性、体量容积的合理性等层面考虑,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事实上,在长久的历史发展中,某个区域的传统手艺人也同时扮演着设计师的角色,创造符合当地审美和社会文化要求的产品。墨脱皂石锅的造型比例与结构,就是其中之一。其中原因在于交通落后、交流缺乏, 手艺人大多为当地居民而服务。


不过,城市化和全球化带来的快速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孤立了这些匠人。当地的老百姓开始转向廉价的工业制造替代品 ,而这些工匠往往缺乏了解和探寻外部世界和市场的机会,需求与供给早已不相匹配。这也意味着,在记录传统与保存经典的同时,也有许多传统工艺亟待更具时代气息与市场导向的全新设计。



雀儿山麦曲河所在的河谷很难在地图上找到。这里位于川藏交界处,是四川省德格县 (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个偏远山谷,当地居民的生计主要依靠放牧牛羊和种植青稞。


在20世纪80年代,当宗萨寺庙翻修时,它在内部建立了由少数留下传统工艺知识和技能的老人领导的手工作坊。现在这些作坊 已成为传统工厂和企业的培训学校。目前有27个工作室,其中1000多名工匠分散在13 种传统工艺门类中工作。在西藏引进金属制品之前,许多工匠专注于用黑陶制作生活用具,如锅具茶壶、酒壶和花瓶。黑陶的主要原料是一种特别的蓝土和藏语叫“色多”的矿石,采用“坑烧” 的原始烧制工艺制作而成。


2003年,扎西南江在德格县的宗萨建立了一个陶器工作室,作为家庭第四代制作黑陶的人,他在工作室里带出了30多名徒弟。2018年,刘云龙来到了扎西南江的陶器工作室时,负责人已经换成了扎西南江的儿子。刘云龙带来了一个想法。上一年,他在青海藏区进行手工艺考察时,详细了解了藏香的制作。在西藏传统文化中,燃香是很重要的一块。大多数正宗的藏香配方来自寺院和藏医,含有30多种成分。其味道能令人产生愉悦感和很强的专注力,给人带来相当独特的体验。


刘云龙希望,将传统藏香再升级,摈弃传统线香的形式,从藏香植物提炼出具有药效的精油 ,应用于现代香氛蜡烛中,拓展藏香的使用场景。于是,他邀请来自瑞士的专业调香师深度调研经典藏香的味道,在传统基础上调配出既具有藏区独特魅力,又能够被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接受的全新味道。而黑陶是他为藏香烛挑选的容器。他将制作的工作交给了扎西南江的陶器工作室。拍打成型、手工修坯、露天坑烧、淬火渗炭,同样的工序之下,原本已经很难适应现代餐饮具对于安全易用性要求的黑陶,重新找到了“用武之地”。再搭配上传统藏纸包装,让用户全方位体验来自西藏的气味。


“ 本地就是很地道的东西 ,融入了当地的文化气息,这也是产品在流动传播过程中最具吸引力的特质 。我们希望能够保留特色 ,去除过度符号化和地域化的部分,用现代设计的思维给产品更多普适性和通用性,以适合不同地区、不同市场的人们的需求。”


这就是刘云龙所追求的“本地-全球化 Glocal”产品。在运营此类产品时,设计师不单要负责设计开发、融合本地与普适的现代文化产品, 还需要去寻找能够落实全球市场商业销售的合作伙伴。


“我们可以去记录并传播,可以去推进当地人的沟通有无,可以去做传统文化的研究与归档, 也可以去思考商业与现代的企业管理带给地域的可能性。”


在刘云龙看来,设计师或者更多的人群可以试着将工匠重新定位为创意经济的领导者,并为工匠及其社区提供必要的知识、技能和支持,通过知识援助 ,创意和设计的介入,恢复和维持他 们的工艺传统来创造更大的价值。


才将会是真正的“超级西藏”。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这里了解我们做过的产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