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 民艺与现代设计

2022-07-18 微信:dahao-dahao

摘录自《柳宗理设计》。文章作者:柳宗理,工业设计师,日本民艺之父柳宗悦之子。

      今天我想和大家谈谈我的专业,也就是民艺与设计的关系。由于这个问题十分复杂,请大家一边听我说,一边自行思考。

      托大家的福,这所民艺馆作为一座有特色的美术馆,不仅在日本国内,就连在外国都很出名,有很多人前来拜访,特别是经常能看到设计师、建筑家和艺术家的身影。所以,我先从为什么他们会对这个地方抱有兴趣这点开始讲起。

      抱歉先介绍两句我自己的事情。我的专业本是设计中与科学技术联系最为紧密的一支,却意外地在五年前,也就是我父亲去世十五年后继承了这所民艺馆。虽然我父亲是这所民艺馆的创始人,但我其实完全没想过继承这里。然而事到如今,一想到我的工作和这所民艺馆之间的关系,便觉得果然还是应该由我继承。

      从出生时起,我就被父亲搜集的陶器,以及现在展览在民艺馆里的作品团团围绕,在那种环境下长大。我经常想起,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居然以市面上的桌椅都太过糟糕为由,强迫我在私塾的桌子上学习。所以成年之后,我总是反抗父母,想闯出新的世界。

      在宗悦提出的民艺论中,有说到“与特殊的高级艺术品相比,那些从平民百姓之间诞生的民艺品更健全,也更美丽”。换句话说,他对至今为止一直与社会脱节的美术家和艺术家,可以说是抱有一定程度的轻蔑之情。而我为了反抗他的轻蔑,便投身于他最蔑视的领域。

•••阅读全文•••

四月长旅行 | 川渝安岳

2022-04-25 微信:dahao-dahao

关联篇:四月长旅行 | 高城理塘  /  四月长旅行 | 古都南京

从理塘到成都,从高原到平原。在理塘的这段时间就像一次身体的蜕变与重生。这一周经历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失眠恍惚、干燥流鼻血,嘴唇蜕皮,回成都的路上经历大雪封路、冷雨、晴天,回到成都整个人都静默下来,感受着畅快的呼吸与缓慢的心跳,犹如大梦初醒。

木格堂

跟木格老师很早就认识,这次来特意去拜访。木格老师对于北方化妝土白瓷的收藏规模超出我原本的想象,在他的工作室可以见到过去从没见过的山西白瓷器物、北方的石刻、家具等。通过详聊,也进一步了解到早些年他跟老蓝在山西考察收货的经历。

大约七八年前的山西,好东西真的多,又便宜,每次去都是满载而归,而我接触古器物才两三年,2019年去的时候,很多东西在市场上已经再也见不到了。

木格老师自己做摄影展和教育培训,选择器物更多是现代艺术的角度,器物的展览陈设也有很多共鸣之处。通过进一步的交流,获益匪浅。

•••阅读全文•••

四月长旅行 | 高城理塘

2022-04-23 微信:dahao-dahao

理塘仁康古街墙上的摄影

后两篇:四月长旅行 | 川渝安岳 / 四月长旅行 | 古都南京

与上海封城擦肩而过

三月九号最后一次去上海工作室,约见客户结束后回到太仓家里再也没有外出。后面谁也没想到疫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本来买的二十三号飞成都到理塘,结果因为行程码上海去星少算了一天,改签机票到二十七号。之后的几天从平原到高原,在理塘的头几天严重高反,度过漫长痛苦的三两天,与此同时上海正准备封城,人心慌慌。

本来计划的一两周藏区考察行程,因为上海疫情防控,延长到了一个月。由此,去了很多计划之外的地方,见了很多朋友,增加了不少意外的惊喜。

理 塘-天空之城

应朋友的邀请,原本计划前往甘孜小金县和理塘考察手工艺项目,基于当地的资源和传统手工艺,结合设计希望可以拓展一些商业可能性,由于前期机票改签,先去小金的计划取消,改为直接理塘碰面。从成都到理塘有五六百公里的路程,原本计划坐大巴需要十多个小时,后面去接杨师傅改为乘坐飞机,从成都飞稻城亚丁,再租车去理塘。而这次从大巴改为飞机的旅行,注定后续几天严重的高反体验。

稻城亚丁机场海拔4411米,是四川藏区海拔最高的机场。从平原到这么高的海拔,据说很多乘客下飞机之前缺氧呕吐的厉害,需要空乘人员给乘客吸氧一段时间才能下的了飞机。亲身的体验,高海拔,飞机下降的过程很短,气压低,乱流多,降落过程颠簸的厉害,下飞机双腿都是软的,迎面而来的高寒气息和大风,激发了身体的本能,虽然穿着好多层保暖衣物和羽绒服,还是很难避免心中的恐惧。朋友们说这个季节来理塘确实高原反应会更大一些,夏季的七八月份,漫山的绿色会好很多。

理塘的日常。

•••阅读全文•••